「节度使相当于此刻甚么官」名将陈汤是因何事说出了”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“?

纵观中国历史,很少有汉军远征的记载。然而,在一些记录中,西征是罕见的。那么,汉军西征最远的地方在哪里?

那是现在哈萨克斯坦的塔拉斯河。著名的“知止战役”就发生在这里。这场战役发生在公元前36年,西汉中后期,汉元帝于三年前建立。

众所周知,在汉族中原王朝的历史上,有两个辉煌的朝代——汉朝和唐朝,合称为“汉唐”。但这并不是说这两个朝代自始至终都以这个世界为荣,就像美好的生活一样,美好的事情只是一段时间。可以肯定地说,所谓“伟人的荣耀”并不是指汉初频繁亲汉的刘邦及其三代子孙,而是指继其曾孙刘彻之后“扩张疆域”,进攻北方的匈奴。汉武帝时期,西汉虽然也采取了“心软”的政策,但实行的是“韬光养晦”。

汉武帝时期,培养了一批风格鲜明、善于打外战的杰出将领,如“飞将”李光、“猛将”卫青、“状元侯”霍去病等。在这些勇猛的汉人的战斗下,外敌被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遏制住了。

然而,战争从未停止。真正的和平时代始于西汉中期以后的汉元时期。历史上公认的汉元帝是一位平庸的君主,但自他掌权以来,外族入侵汉朝的情况日益稀少,匈奴很少主动进攻汉,汉匈两国已经“安然无恙”了60年。这是为什么?

当然,匈奴内乱“衰落”是有原因的,但是不管匈奴人如何“衰落”,他们都不足以害怕汉朝的勇军。所以,又发生了一次意外。

众所周知,在汉元时期,中国和匈牙利发生了两件事。一个是“知止之战”——韩江陈唐对知止可汗发起的“斩首行动”;另一个是“亲外交”——赵军的离开。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,一件是“用女人换和平”,一件是给敌人领导人吹“枕头风”。另一个是“以战制战”,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这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。此后,在汉匈两国的历史上,出现了一段令人惊讶的漫长沉寂时期。

谁让这变得安静了?有人说这是为了显示陛下的美丽,更多的人支持尚晨的工作。

西汉将军陈唐,汉元时期任西域都督,相当于西北边防副司令,军衔不高。至于陈唐的个人素质,像他的水平,历史书给的评价不是很高。但陈唐是“天才”。在这个职位上,他战斗和呼喊誓言,从而创造了两个中国历史记录,成为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奠定了汉代的灵魂。

这场战斗就是开头提到的“支之战”。

这场战争的背景是西汉统治的中后期,它的全盛期结束了。他们的第一个外敌匈奴比他们腐朽得快。在汉宣帝的最后几年,匈奴陷入内乱,形成了两个群体:呼韩邪单于和胡图乌斯。胡是的亲汉派,胡是的敌人。他搬到了西北很远的地方,与邻国结盟,在西域成了一个恶霸,准备长期与大汉对抗。

公元前36年,也就是赵建的第三年,陈唐来到了西域。虽然他是副手,但他很独立,敢于承担责任。当时,杜甫之首甘延寿以画地为雄,而非主动激怒匈奴;而陈唐则不同意,认为应主动出击:部势凶猛,若听其号令,汉将失去西域。匈奴人不擅长防御,汉兵被引到城门,这将摧毁他们。

陈唐说得很清楚:敌人在那里。如果你不主动毁掉它,他迟早会来的。你不能留着它。最好的防御是进攻。

三军总司令甘延寿仍犹豫不决,焦虑不安,不久就病倒了。停止请示,趁虚传朝廷命令之机,采取行动,从汉屯田和西域调来四万余人,参加西征。

无奈之下,甘延寿只得让尚晨调兵遣将。

汉军形成六个编队,士兵被分成两路。甘延寿率领三个编队从北路来到顾迟市(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伊什蒂克)。陈唐率领三个编队出南岛,越过帕米尔高原,向知止进发。

这是知止匈奴的首都,防御严密,城墙坚固。知止的主要城市是用泥土建造的,城外有两座木制城市。数百名匈奴人披挂盔甲,数百名骑兵在城下飞奔,数百名步兵站在门后,对汉军十分鄙视。汉军急发一枪,将马队赶出城去,鼓角齐鸣,四面围住城,前面大盾,后面戟弩,杀回城来。匈奴士兵下到土城,在木城的帮助下,他们射杀了许多汉族士兵。汉兵用柴火焚烧木城,射杀数百名想突破重围的塔尔坎人。

当知止独自一人在胡图乌斯时,他发现形势危急。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皇后去土城守卫皇家卫队,因为他的鼻子中了一支箭,她们就去了土城。午夜过后,两座木城被烧毁,匈奴士兵返回土城。当时,有十余支骑兵部队前来帮助匈奴,这与城内匈奴士兵的呐喊相呼应,多次冲击汉军大营。黎明明时,汉军敲鼓,攻破土城。康举兵退走。可汗带领数百人避免进入内城,内城立即被解决。汉军在皇后、王子和国王的带领下杀死了胡图乌斯和1500多人,俘虏了1000多人,取得了“伟大的胜利”。

在知止之战中,虽然汉军是攻城部队,但伤亡的比例却远低于匈奴。陈唐认为汉兵可以“以一当五”。一个汉兵的战斗力相当于五个匈奴兵的战斗力。

通过这一伟大的胜利,汉军彻底歼灭了反汉的匈奴支部落,一举确立了汉朝在西域的宗主地位。

接着,陈唐和甘延寿向朝廷报告了他们的成功,推举知止汗为胡涂伍肆的首领。但是汉元帝不但没有奖励陈唐,反而几乎逮捕了他,把他送上了死囚牢房。因为西征,陈唐是一个假圣旨和死刑。陈唐眼看自己就要坐牢,面临着自杀的厄运,于是他很快就和甘延寿一起给汉献帝写了一封信,信中说得有理,也说得有理

“我闻到了世界上伟大的正义,当混合成一个。”匈奴呼韩邪单于被称为北藩,但知止可汗反叛。他没有上当,所以他认为一个强壮的人不可能成为牧师。知止只对人民负责,而大祸临头。我会延长我的生命,我会为我的士兵而战,我会事后诸葛亮。我依靠陛下的阴阳诸神,率先击败敌人。我会砍下我的头,低于著名的国王。明智的做法是把你的头垂在野蛮人之间,以示万里之遥。犯汉者,诛之!”

这段话的意思是,作为朝臣,我们知道世界是一体的,世界上应该只有一个领袖。现在匈奴成了达汗的一个附庸国,呼韩邪已经向我们投降,但是胡图武斯却建立了另一个匈奴部落政权来公然对抗我们。他们的行动让邻国看到我们比其他国家强大,不需要被其他国家追随。此外,这个知止汗是一个恶魔,遭受着无尽的苦难和邪恶的行为。出于义愤,我们为正义而战,并最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取得了胜利。现在,我们提出了知止的最高标准,并建议悬挂第一条边界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告诉千里之外的国家:谁胆敢入侵强大的汉朝,就将被杀得越远越好。

每个人都会被这封充满激情的信所感动。虽然汉元帝是一个平庸的国王,但他不是一个坏国王。读完之后,他大大提高了精神,并宣布他将赦免尚晨的罪行,纠正他的圣旨,并密封海关。后来,陈唐死后,被追为“破胡壮侯”。

尚晨的名言为他著名的历史增添了有力的注脚。有一句话至今仍感染着汉族,那就是谁犯了强汉,谁就要受到惩罚!

陈唐用“汉军最远的西征”和“汉魂的手语”告诉世人:中国是一个大国,而汉族是一个优秀的民族,这应该是这样的——不管是哪个国家或民族,只要你敢得罪,即使你远离西方,跑到天边,你也会被追杀!

其次,据史料记载,汉元帝在之战后采纳了陈唐的建议,将的首级悬挂在长安街的“洋人居留地”向公众展示。我挂了十天电话。

后来,在形式上统一了匈奴的呼韩邪单于非常害怕地做了两件事:第一,他成了汉朝的封臣;第二,他娶了一个汉族妇女王昭君,并把赵君当作王后(胡宁·阏氏)。

从那以后,中国和匈牙利之间六十年没有战争,和平的时代到来了。

根据史料记载,汉朝娶了八位公主,王昭君是第八位也是最后一位。陈唐推翻了匈奴的割据势力,与昭君联姻的“匈奴统一政权”无意犯汉,也没有勇气犯汉,历史自有公论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:匈奴对大汉的顺从是前所未有的,的确是在陈唐打了冷血的汉魂之后。

这也解释了“和平与战争”之间的关系:

中国和外国的敌人可以比作“人遇到老虎和狼”。老虎和狼很难满足它们的欲望,一旦它们担心生命,它们所有的欲望都会消失,只留下生存的本能,州与州之间的战争也是如此。对于贪得无厌的外敌来说,只有战争才能带来永久的和平,而给予金钱和美丽的土地可能带来暂时的和平,但剩下的是永恒的耻辱,精神是无法逆转的。

             —————上述内容为投稿发布,请自行甄别!—————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